客服热线:020-28939232   在线客服:1290940359
+发表新主题
查看: 1072|回复: 0

[社闻] 时间中的回忆 盛成与齐白石的翰墨缘

[复制链接]

[社闻] 时间中的回忆 盛成与齐白石的翰墨缘

隔壁小王 发表于 2020-9-24 22:00:33 浏览:  1072 回复:  0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完整浏览文章 20 秒,奖励 10 E币,可提现。

成为注册用户,每天转文章赚钱!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广州软文推广营销 百度推广 互联网品牌推广服务 助力企业快速提升品牌/产品知名度 联系微信S449082120 施先生18028521488


时间中的回忆 盛成与齐白石的翰墨缘-1.jpg


盛成与齐白石(1946年)

【齐白石《山水蔬果杂册》】
1933年1月盛成与郑坚结婚,请齐白石做证婚人。《旧世新书:盛成回忆录》(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3年12月版)中说:
我们结婚时,请了齐白石做证婚人。齐白石与郑坚的父亲是最好的朋友,也是她的国画老师。我们请他做证婚人时,他说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也不懂怎么做。他写了两句诗在纸上送给了我们。写的是:
一双比翼鸟,一对可怜虫。
《旧世新书:盛成回忆录》一书为盛成先生九旬高龄后由其口述、他人整理出版的。当年,盛先生也曾对我亲口如斯说过,所以,我在1992年写的《盛成:一个被遗忘的辉煌故事》长文中也提及此事(见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年1月版《名人采访录》)。但我的说法与《旧世新书》稍有不同:“齐白石作画志贺,有感于当时的危难局势,齐白石在画上题写了‘一双比翼鸟,两个可怜虫’。”
我的说法出处,当然也来自盛先生。与《旧世新书》相比,我将“一对”改成了“两个”。这是在审稿时经过盛先生同意的,因为我始终有点狐疑,总觉得这十个字有点突兀、有点没头没脑。尤其按常识推理,上句写了“一对”,下句理应不会写成“一对”。盛先生觉得我说的有理,也就默认了。但因为时光久远,这一细节并无直接证据证明,所以,狐疑归狐疑,因三个直接当事人齐白石、盛成、郑坚已去世多年,求证是几乎无门的,除非齐白石那一纸题词能凭空出现。

时间中的回忆 盛成与齐白石的翰墨缘-2.jpg


盛成原藏齐白石册页之一

但山穷水尽处,柳暗花明总在不经意间忽然出现。在2010年香港佳士得的秋拍上,“盛成旧藏齐白石《山水蔬果杂册》”横空出世,此次拍卖以1410万港元落槌。2016年该册页再现香港佳士得秋拍,这次的成交价,是1746万港币。
经过阅读对比两次拍卖图录,在图文收录方面,大同小异。最主要部分是齐白石老人的画八开。对我来说重要的,是齐白石当年给盛成郑坚夫妇的题词赫然在册。全文是:
“两个命乖比翼鸟,一双蝴蝶可怜虫。乃余少年时句也。郑、盛二君之佳期书赠之。壬申(1932年)冬。白石。”
由此,当年的狐疑豁然开朗,尘埃落定。
该套册页从拍卖图录看,共计十二开。其中,齐白石笔墨九开(即画八开、题词一开)。另有齐白石学生李白珩画一开,台湾收藏家陈子和题跋一开、盛成自跋一开。陈子和跋全文如下:
“鸳鸯终比翼,蝴蝶本成双。白石老人与盛公伉俪在平(北平)早有深交,此册为嘉礼之赠。今老人墓草已宿故土,盛公伉俪则优游异地,时移事易,披图不无人地之感。壬子(1972年)冬。陈子和题。”
按:陈子和(1910—1983),字复斋,广东顺德人。1949年前曾任广东浮云、三水、台山、茂名等地县长。后去台湾,任政治大学论文指导教授、中国书画评鉴会常务理事兼秘书长、中美经济协会艺术委员会主任委员、艺坛杂志社社长等。据资料称,此公工书画、诗文,精于鉴赏。

时间中的回忆 盛成与齐白石的翰墨缘-3.jpg


齐白石作为盛成结婚时的证婚人的合影照(1933年1月)

以陈子和题跋判断,至少在1972年冬,此册页已与原主人盛成李静宜夫妇相隔。陈说“此册为嘉礼之赠”,明显是错误的。另,估计陈先生没有搞清楚“盛公伉俪”之前后有别,泛泛而谈,容易误导后人。
拍卖图录以图为主,作为拍品的背景介绍,虽然文字不多,但往往很重要。可惜此册页的两次图录文字部分,皆有讹误。
先看2010年拍卖图录:首先,图录以齐白石画中有上款“成中”字样,擅断其为盛成乳名,且不知此是盛成的字。而乳名与字是当然不一样的。其次,另说:“1923年盛成、郑坚结婚时请齐白石做证婚人,白石老人指自己从无此种经验,托词婉拒邀请,但题诗词贺赠给这对新人”云云。“1923年”一说错得离谱,但愿仅是误植。因为齐白石贺词上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壬申”(1932年)。但也有可能并非植工之误。以文字看,图录大概是认为,齐白石“拒绝”了当证婚人,但写了题词。这当然也是错的。齐白石不仅写了贺词,也出席了盛成婚礼。第三,图录说:“1946年盛成续弦李静宜,特再请齐老为夫人补画四幅,其相距有23年多,与前四幅合成装裱成册,意趣非凡。”此处又错。1946年,齐白石仅给李静宜画“寿桃”一幅,并非如图录所言四幅。细心的人可以看出“寿桃”一画与另三张蔬果的尺寸是明显不同的。
上文之所以说“也可能并非植工之误”,是因为图录认定“山水”画之一有落款“癸亥”所以断定作于1923年。但因认为是为盛成郑坚结婚所作,所以将他们的婚礼错误地直接往前推了十一年。1923年,盛成24岁,尚在巴黎勤工俭学。“山水”四幅作于1923年并没有错误,只是画的对象是给郑芋芬先生的,其时为北洋政府国会议员,并非是给当时尚子虚乌有的“盛成郑坚夫妇”。此处的错误,也可能是相信和误读了陈子和跋中“此册为嘉礼之赠”之说。
再说2016年拍卖图录。本次图录在文字上除了沿用前次图录的所有讹误,还对此册页来源做了说明:“2010年从盛成女儿征集所得”。在2010年图录中并无此说明。但对此说,我认为应存疑。
此次图录在图片方面,增加了“齐白石主持盛成婚礼合影”和“盛成自跋”及“陈子和跋”。时过几年,图录收入了齐白石出席盛成婚礼照片,当然是可以直接证明齐白石与盛成之间的关系的,但可惜的是,在文字部分中仍未修改,还是沿用了齐白石“婉拒”的印象。另,齐白石为盛成郑坚婚礼的证婚人,主婚人另有其人,为盛成的老师、著名的佛教学者李证刚(1881—1952)。这些信息,在盛成所著《旧世新书》中都是很明白展示的,惜乎图录编写者一而再地疏忽了。
齐白石赠盛成郑坚新婚的题诗的出现,证明了盛成在鲐背之年的记忆大致准确,却失之精确。但问题是缘何有册页存世,老人却仅凭记忆言说如此重要的细节?我以为有两种可能:一是册页不在身边(如或在美国儿女处),致使取之不便,查证无着;另一是该册页此时已归他人所有。如此,则无从查证。我以为,后一种可能性最大。故此,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此册页应该不会是得自“盛成女儿”。如是得自盛成女儿,图录文字的多处显而易见的讹误就变得不可理喻。
其实,佳士得两种图录在编辑中,除了未能读盛成回忆录《旧世新书》,甚至也未认真读册页中的“盛成自跋”。“盛成自跋”是将此册页的来历交待得很清楚的。盛成自跋全文如下:
“白石老人于民国十二癸亥(1923)为先岳郑芋芬先生作画四幅,二十五年(1936)丙子坚妻又请补画四幅,合成八幅。以抗战军兴,未裱成册页,而存于上海中国旅行社仓库,一再经敌伪抢劫,此画犹存。今特志其始末而装潢成册。云先后历二十四年。作初四幅时,老人年六十二,作次四幅时,年七十六,今则八十有六矣。”
盛跋中的“先岳郑芋芬先生”是盛成原配夫人郑坚的父亲,在《旧事新书》中盛成对这位“先岳”,一笔带过,只是提及其与齐白石是湖南乡亲,是最好的朋友,且都是湖南名士王湘绮的学生。

时间中的回忆 盛成与齐白石的翰墨缘-4.jpg


齐白石赠李静宜《寿桃》

盛跋无时间落款,但根据称白石老人“八十有六”推断,当在1946年。将上拍的“盛藏齐白石山水蔬果册页”与盛跋比对,该册页似乎至少应有9张白石老人的画。即盛跋中提及的,1923年给郑芋芬先生所画4张,1936年郑坚后请的4张。现存册页中另有一张“两个大寿桃”,上款:“静宜夫人之属”,落款:“八十六岁白石老人”。应是齐白石八十六岁(1946)时赠予盛成续弦李静宜的。赠画时间,应该在盛成自跋前后。那么,原来8张中的另一张白石老人的画呢?待考。
所以,这本册页依序涉及的时间是:1、1923年给郑芋芬画了四张山水,有明确的时间落款;2、1932年底齐白石为贺盛成郑坚新婚写的诗句;3、1936年郑坚请齐白石画了四张蔬果;4、1946年齐白石为李静宜画寿桃、盛成将册页装裱成册并自跋。图录未将李白珩画印出,仅以文字记录,约在同时;5、1963年,盛成在台湾为该册页重新题签,有盛成题签条:“齐白石老人画册 癸卯(1963年)元日 成中”;6、1972年有陈子和跋。
如此,此册页所有字画的时间节点即已清晰。除了不知何故少了一张1936年郑坚所请的“蔬果”,另有一处蹊跷的地方,即在“山水”四幅中,在每张齐白石落款左侧,均有一行小字,似是为齐画取题,如“独秀南天”“越南蕉屋”“小孤山水”,最后一张在“祝融落日”下有“成中志”三字,所以,应该是盛成后来的添笔所为。

时间中的回忆 盛成与齐白石的翰墨缘-5.jpg


《立马回首图》(局部)

【《立马回首图》跋与《席上谢庆寿者》诗书】
在盛成的珍藏中,有一张徐悲鸿赠的《立马回首图》。赠画时间应该是盛成受国民政府外交部派遣秘密前往欧洲调查“故宫盗宝案”之际。1934年11月14日,盛成在北平《世界日报》上登报申明辞去北平大学农学院教职,随即与郑坚到南京。12月中旬后,坐船赴欧。徐悲鸿赠画,当在盛成抵南京这一段时间之内。
该画有徐悲鸿题款:“昂首欲何为,世情堪长叹。相识岂无人,担缠采薪者。成中老友将再赴欧洲,写此证别。愿兹行得志,大放光明。”落款为“甲戌(1934)冬初悲鸿”。
这张《立马回首图》在抗战期间,应该是与齐白石《山水蔬果》等画(当时还未装裱成册页)一起被存入了中国旅行社的仓库。
1936年3月4日,盛成携家从北平移居上海,住在薛华立路薛华坊3号(现建国中路155弄3号),与画家汪亚尘为邻。上半年,盛成专心为中华书局翻译巴尔扎克的《村教士》。“八一三事变”后,上海成立隶属于上海各界救亡联合会的国际宣传委员会,盛成受邀担任此民间组织的总干事。当年底,因战事紧迫,盛成将妻子郑坚和三个孩子送回仪征老家,自己则去了武汉,继续抗战工作。依盛跋所示,该册页应是与盛家其他物品一起,寄存在了上海中国旅行社的仓库中。
中国旅行社由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在1923年创办。旅行社的业务范围很广,其中就有长途运输和仓储。上海银行和中国旅行社的创办人陈光甫,是上海国际宣传委员会的副会长(会长为蔡元培)。盛成为该委员会的总干事,是为实际执行者。应该是由此关系,盛成才在全家撤离上海时,将家中重要物什存入了该旅行社的仓库中,并在历经劫难后幸存。
按盛成自述,1945年10月17日,盛成受蒋经国派遣从重庆回到北平。当时具体的工作是成立东北特派员北平办事处。当时东北行营主任是熊式辉,北平行营主任是李宗仁。盛成说:“我告诉他(李宗仁)蒋经国要设办事处,由我负责,他表示欢迎。”盛成在北平的时间并不长,次年秋天,他就接受兰州大学的聘书赴兰州当教授去了。
盛成与齐白石见面,当在此期间。从现存白石老人给盛成的笔墨(即给徐悲鸿赠盛成《立马回首图》题跋与赠《席上谢庆寿者》诗书)看,盛成至少去过齐府两次以上。赠《席上谢庆寿者》诗书在1945年10月后,给《立马回首图》题跋则在1946年秋天盛成即将离开北平赴兰州前夕。
另有一次,盛成应该是带着李静宜一起去的。既是拜见白石老人这位故人,也是通报自己与郑坚在抗战期间的经历。因为,齐白石可能感慨系之,亦有可能是为了补阕那一张散失的蔬果,为李静宜画了寿桃。同时,并在盛成带去的徐悲鸿《立马回首图》上,欣然题跋。齐白石的跋文:
“予友悲鸿画马,寥寥数笔,似非而是,能得其神。马目以浸墨一点为之,若战胜思乡,昂首望远之意。其耳小小点二笔,似听平安。筋骨之似,天下人皆能晓,不欲予赘谈。成中弟得志时勿忘老翁,战胜思乡四字也。八十六岁齐璜白石与之为别,同客京华。丙戌(1946)。”(原徐画题款与齐白石跋均无标点,标点为笔者所加)。
齐白石与徐悲鸿的惺惺相惜,向为美术界的美谈。1957年,93岁的齐白石曾对吴作人言:徐悲鸿是自己一生最为知己的朋友。此时已距徐去世四载矣。此言不久,老人亦谢世。齐白石曾有诗云:“我法何辞万口骂,江南倾胆独徐君。”因此,在盛成与齐白石的关系中,既有因郑坚与白石老人有着世谊与师生双重的感情,还有因他们与徐悲鸿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情谊。
齐白石在1932年为盛成郑坚一对新人书写的“两个命乖比翼鸟,一双蝴蝶可怜虫。”表面上看,句子不是喜庆内容,似有悖常理,但实际上齐白石却是充满关怀与同情的。其背景是,当时的盛成父母、兄长均已亡故,而郑坚的父亲、齐白石的老友去世也近十年。经过八年抗战后齐白石与盛成的再见,本应该是非常开心的事情,盛成作为政府接收大员到达北平,但没想到故友之女、自己的学生郑坚又殁于离乱之中。当时的白石老人如何不感慨系之?!
齐白石为《立马回首图》所作跋,对好友徐悲鸿画马作品的评论,虽寥寥数语,却很是精当合恰。跋文还有与盛成在抗战胜利后重逢的喟叹,十四年前给盛成郑坚新婚题词一语成谶,十四年后物是人非。当然,也对盛成李静宜夫妇(尤其是李静宜)给予了祝福。
我认为,那一次,应该是盛成行将赴兰州大学任教,与李静宜一起拜访齐白石。同时,带去了已装裱的齐白石山水蔬果册页和两人共同好友徐悲鸿赠盛成的墨马图。齐白石不仅在徐悲鸿的画上写下感情浓郁的跋语,又给李静宜画了两只大寿桃。当然,也有可能是先后两次或数次。盛成与齐白石的交往,当然不仅仅于此,但被历史终于记录的,终究还是因白石老人落在纸上的笔墨。
齐白石另有《席上谢庆寿者》诗书赠盛成。诗云:
“柴门常闭院生苔,多谢诸君慰老怀;高士虑危宜学佛,将官识字自多才。受降旗上日无色,贺劳樽前鼓似雷;莫道年高无好处,眼中看见太平来。”
落款是:“成中诗友仁兄教八十五岁璜”。
《白石老人自述》云:“(1945年)十月十日是华北军区受降的日子,熬了八年的苦,受了八年的罪,一朝拨开云雾,重见天日,北平城里,人人面有喜色。那天,侯且斋、董秋崖、余倜等来看我,留他们在家小酌,我作了一首七言律诗,结联云:
莫道长年亦多难,太平看到眼中来。
这首诗是齐白石明志之诗,也是他所重视的。在胡适、黎锦熙、邓广铭所编《齐白石年谱》中,也有对此诗的记载:
“是年(1945)秋,敌人投降。十月十日,北平受降。白石有《侯且斋、董秋崖、余倜视余,即留饮》诗云:
柴门常闭院生苔,多谢诸君慰此怀。
高士虑危曾骂贼(此三字原稿作“缘学佛”,后改“常抱佛”),将官识字未为非。
受降旗上日无色,贺劳樽前鼓似雷。
莫道长年亦多难,太平看到眼中来。
齐白石赠盛成《席上谢庆寿者》诗书的具体时间,从“八十五岁璜”可推为1945年。他在10月10日写了此诗,盛成是当月17日由重庆飞抵北平的。应该在当月,最迟不会超过次月盛成就去拜访了白石老人。齐白石将原题《侯且斋、董秋崖、余倜视余,即留饮》改为《席上谢庆寿者》,内中诗句也作了些许改动,最突出的是将尾联从“莫道长年亦多难,太平看到眼中来”改为了“莫道年高无好处,眼中看见太平来。”
此诗传世有多种版本,标题与个别字句不同,书赠盛成的墨迹又提供了新一种,足可珍视。这张诗书原迹,在2001年春天,由李静宜从美国携来捐赠给了中国现代文学馆。楚弓楚得,为盛成与齐白石的翰墨缘,画下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吴霖
流程编辑:王梦莹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淘宝店铺优化拼多多宝贝收藏加购提升店铺权重爆款 抖音涨粉点赞直播人气,微信S449082120,电话18028521488。
广州网站建设 广州分销商城网站建设 网站设计 广州智能模板建网站QQ247756951。

分享文章奖励20E币,可提现!

5e天资,互联天下资讯!
5e天资网言论观点,均为用户自行发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QQ1290940359处理!
分享文章,可以获得E币奖励。
回复 印象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5E天资 ( 粤ICP备18118918号-1 )   

GMT+8, 2020-10-28 05:37 , Processed in 1.375000 second(s), 77 queries .

Powered by 5etz

© 2016-2020   五贰天资信息技术有限公司